首页 > 赠书|如何评价“30岁的女人”正文

赠书|如何评价“30岁的女人”

2020-01-12 相关聚合阅读:评价 女人

原标题:赠书 | 如何评价“30岁的女人”

本文摘自《一辈子很长,要活出高级感》

其实,和许多人一样,变“狠”这件事曾经只出现在我的想象和向往中。

在30岁以前,我和丈夫管管是上海无数普通小青年里的一分子。我们也会觉得上下班两小时的通勤很辛苦,没完没了地加班很烦人,每个月要还五六千的房贷很有压力。但我俩工作还算稳定,感情非常甜蜜,并且也算是在这座城市有了根。

那时,周末和节假日我们会泡在电影院看最新上映的影片,排一两个小时的队吃一顿口碑“爆棚”的日本料理,或者在上海有文艺范儿的小路上随便找一家咖啡馆闲聊、发呆,待腻了上海,就跑去周边的苏杭两地吃吃喝喝玩玩,日子很是安逸。

但偶尔,我也会问自己:“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?

我没有答案,因为同无数迷茫的人一样,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有些长辈告诉我,人生就是要追求稳定,过日子嘛,太平就好;

同龄人也会说,你挺棒的啊,从三线城市奋斗到了大上海,在这里扎根、立足,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,有着甜蜜的感情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

我曾经也属于“没什么追求”的人,平时最大的爱好和消费就是看书和买书。而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看到阿富汗唯一一位女性国会议长法齐娅·库菲《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——写给女儿的17封告别信》时,我被她伟大的抱负、坚定的信念和勇敢的精神深深感动了。

从那开始,我明白了,对一个女人来说,最大的野心也许不是你能够成为某家公司的高管或拥有多少财富,而是你敢于一直突破自己。

就像库菲在书中写的那样:“把目标放高,你永远无法估计一个人的爆发力能达到什么程度。如果一开始就已经设限,那么,这一辈子,你很可能就没有了爆发的欲望,何来高度、深度、宽度可言?

合上书后,我想,也许我的人生还可以折腾出点什么。我发现,就在自己边安逸边迷茫的生活里,我已经迎来了30岁。

许多人特别喜欢拿30岁来“做文章”,尤其是针对女性——“30岁,你应该累积了一定的个人财富。

“30岁,你应该建立一个完整幸福的家。

“30岁,你的头脑应该更成熟。”“30岁,你应该有了相当的阅历。”......好像30岁是个重要的关卡,两边有着成功与失败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其实,我并不想拿“30岁”说事儿,在我看来,这个数字应该和18岁、56岁没什么区别,但也许是巧合吧,30岁时我的生活里真的发生了一件大事,它让我过去安逸的小日子变得面目全非,甚至按照一些“标准”来说,我的30岁大大退步了。这件事就是:我和丈夫管管决定出国读书。

我很想为做出这个决定找一些精彩的理由,或者触动人心的故事,但事实就是,这个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的决定背后的初衷颇为平淡:上海很好,但我们想去更大的世界看看。

申请出国的整个过程比想象中顺利。管管被全美排名前40的高校的神经工程学博士项目录取,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;在同一所学校我也找到了与之前的工作颇为对口的职业咨询(Career Consulting)专业。

当录取通知书、签证都已经办理好并拿在手里时,我俩发现除了向前迈进已经不可能再去多想什么了。就这样我们把父母当作宝的工作辞了,告别了我们曾经热爱的生活,变成高龄学童,来到了美国。

我知道自己距离“狠”女人还差很远,但能够勇于折腾,“偏离”原本的轨道和预想,我想是一个不错的开始。

30岁出国读书,这件事有点“不正常”,主要是年龄因素在其中。所谓“在其位,谋其政”,同理可得:在其岁,做其事。很明显,许多人认为返校全职读书这件事不是30岁的人该干的。

而且,我和管管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30岁辞职出国读书,没了工资,没了养老保险,没了医保,并且之前累积的人脉、结交的圈子、取得的工作成绩等一切都被归零。难怪长辈们会觉得我俩“不务正业”。

在美国生活至今,回过头去看看两年前的选择,我不是没有怀疑和动摇过,但若说真正后悔做出这个选择,却从未有过。这个世界存在30岁的标配人生吗?也许有吧,但说句任性的话,我不遵守又能怎样呢?“标配”都是别人定义的,内心的满足才真正属于自己。

来美国后我开始靠写字为生,管管的奖学金足够支持我俩每月的开销,但吃穿用度到美国后价钱与国内相比都要乘以7,我不想生活过于拮据,而且也始终惦记着儿时的写作梦,所以我开始给一些媒体、公司写专栏、文案,赚稿费,也因此认识了不少编辑、读者朋友。

我听到过不止一位朋友这样概括我:“哦,你就是那类‘30岁辞职出国读书’的人吧?”然后,大家会颇有兴趣地让我聊聊国外的生活,当初怎么做出这个决定的,重回校园的感受等。

我会告诉大家,我居住的小镇子是个大学城,空气很好,天很蓝,秋天的树叶有绿,有黄,有红,色彩斑斓;这里的居民都很淳朴、热情,会主动和你打招呼,停下来与你聊聊天;学校的建筑很漂亮,绿植很养眼,有4万名高校学生在此就读,所以这是一个安全、灵动又充满活力的地方。

大家听完后都表示很羡慕,感觉像到了世外桃源,平时可以潜心静读,闲时可以拥抱自然。没错,的确是这样,但我没说的是,我们在美国的求学还有另外一面。

刚安顿好的第一周,我给学院的院长发了一封邮件(每个老师都有固定的办公时间,用来解答问题),希望能了解一下项目的特色,并听取一些求学建议。院长人很好,耐心听我叽里呱啦讲了一堆后,面带微笑地对我说:“Phoebe(我的英文名),我给你的第一个建议是,好好练习英语口语。

虽然当时我的脸上带着微笑,但内心超级受伤。院长讲得很对,我口语确实很烂,但亲爱的院长大人,你知道吗,为了这次约谈,我鼓了多大勇气,做了多少心理建设?我的邮件改了三次才敢发给你,我把要谈的内容写了草稿、拟了大纲,完成这一切我才敢敲开你办公室的门,结果一张嘴就“破功”。

没办法,在异国生活就是会这样,你得习惯自己先变成“聋哑人士”(至少初期是这样)。

我们在国内学英语的时间不算短,加上申请出国时通过了英语考试,以为自己英语至少还算过得去。但在国外开始生活后才发现,能像在国内那样用成年人的方式自由沟通是一件奢侈的事。

你得适应对方在听完你讲话后一脸困惑地看着你,你得适应不停地听对方问“Pardon”然后连比带画地重复刚才说的话,你得适应语言、文化障碍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沉默和孤独。

出国前,我的工作是培训师,每天做咨询、讲课、演讲,需要说很多话、见很多人。但在这里,能让我顺利交谈的人只有丈夫管管。每次和外国人开口讲话前,不夸张地说,我都心惊胆战。我的生理年龄是30岁,但在当地人眼里,我的沟通水平也许只有3岁孩童的水平。

这种阻碍不仅会让你感到孤独,更重要的是,它会让你害怕开口、交流,久而久之,你会变得不善沟通、疏于人群、远离社会。一个人,如果脱离了社会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那和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也没有多大差别。

既然已经发了誓去做一个“狠”女人,我当然不允许自己变成透明人,所以我必须改变现状。

为了适应不同的口音,我专门挑来自不同国家的老师的课去旁听,印度的、意大利的、日本的,现在想想还觉得挺可笑,别人学英语都要学最纯正、最地道的,而我在不同教室间来回奔波,只为了听那些不地道的口音。没办法,在美国生活的,又不是只有美国人。

为了练习口语,除了参加读书会,定期去社区咖啡馆做志愿者,有橄榄球比赛时主动请愿帮忙卖吃的外,我会在大马路上、图书馆门口等一切公共场所,只要看到有空闲、有善意的人就跑上去搭讪,聊天气,聊食物,聊上海(这是外国人很想去的城市之一)。我想和我打过交道的老外们,一定会一改“东方人内敛、害羞”这个陈旧的看法。

在美国的生活遭遇了太多艰难:重新学习语言,搬家时要化身“女汉子”开着大卡车轧马路,大冬天楼上漏水整张床被淋湿,两人只能铺着单子睡在地上,以及为了省钱在二手店里找乐趣......

每一个困难袭来时,我对自己的选择都有过怀疑和动摇,但每每克服后,我知道,自己又一次做到了,变强大了。

所以,偶尔有人说我:“你去了趟美国不见得将来就会发展得更好,说不定以后会后悔啊。”也许吧,但至少我现在没有为自己度过的30岁而后悔过。

30岁的女性在任何一个年代、国家来看的确都不能算年轻,而长辈们更是有一套标准答案等着去评价我们。

在他们看来这样的30岁才算正常:有个老实的、会过日子的丈夫;孩子已经到了能打酱油的年纪;从事着一份收入不必高但稳定、清闲的工作——例如老师或公务员——然后省吃俭用给孩子存钱以后上好学校,帮孩子们付首付。

这种生活并非不好,但就这样变老下去的人生未免有点可惜。

这个世界不乏“脱轨”的女性,比如著名的节目主持人、女企业家杨澜,在当年主持《正大综艺》达到主持事业巅峰的时候选择卸下光环赴美深造。

还有,美国超模克莉丝蒂·杜灵顿,14岁就走红于模特圈,各大品牌代言接到手软,10年T台生涯却在最红的时候急流勇退淡出时尚圈回到象牙塔学习,后来成为EMC公益组织的创始人,致力于解决全球孕妇、产妇的健康问题。

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变老的呢?答案一定不是30岁,除非你从此让自己处于休眠、停顿状态。

如果我们没有放任自流,没有停止学习(不一定指书本学习),没有放弃对更好、更美的人与事物的追求,一直处于自我更新、自我升级的状态,怎会老去呢?

[ 今日荐书 ]

《一辈子很长,要活出高级感》

书名:《一辈子很长,要活出高级感》

作者:吴静思

出版社:中国友谊出版公司

福 利

截止2020年1月19日15点

抽取3留言粉丝,

赠送《一辈子很长,要活出高级感》1本

提示